卷起时代的洪流,让中国人真正走进非洲 | 访中南屋创始人黃泓翔

“过去的两年是我目前为止最快乐的时光,我一点都不理解为什么在非洲、南美的中国人那么多觉得当地不好,‘落后’,在我看来,那些地方实在是好得不得了。”

黄泓翔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发展专业。自2011年以来,他赴南美洲、非洲数十个国家调研中国海外投资遇到的种种经营、劳工、环境方面的挑战。因为看到了中国企业走出来需要能帮助他们融入当地,与国际接轨的专业平台,在2014年,黃泓翔与同伴们一起在肯尼亚成立了中南屋,致力于推动中国海外投资可持续发展。今天,27岁的他已经成为了许多国内国际组织中非领域的特约顾问。

野保论坛1--1260x425_副本.jpg
12月2日中非野保论坛在南非顺利召开,右一为黃泓翔

照片 (13).JPG
黃泓翔

黃泓翔在本科阶段做了大量的社会实践、实习、研究课题,积极参与课外实践活动的他在毕业之前就已有平面媒体、电视媒体、咨询公司、广告公司,以及政府部门的实习经历。从复旦新闻学院毕业之时,虽然黃泓翔已经明确了“成为社会活动家”的目标,但面临着“在国内NGO做媒介管理”以及“出国读书”两个选择时,黃泓翔犹豫了。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黃泓翔放弃了国内工作机会和其他几所大学的奖学金录取,选择了哥伦比亚大学SIPA里一个创办才第三年的项目:MPA in Development Practice。比起循规蹈矩地考研、找工作,每天朝九晚五,黃泓翔更愿意先到这个世界舞台上折腾一番——比起波澜不惊的乏味生活,他更享受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的日子。

thumb_DSC03615_1024-1088x425.jpg
接受BBC采访

虽然以往在媒体和咨询行业的实习经历看似与他现在在非洲的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关联,但黃泓翔表示,正是宝贵的实习经验让他提升了自己的工作能力,培养了专业的工作态度,也为他日后的工作提供了良好的客观条件。对于早早定下职业目标的黃泓翔来说,在各个专业领域的实习是他在达到目标前探索的不同路线,也使他有机会了解不同领域人们的生活、工作状态,丰富自己的阅历。“职业从来就不是一种思维的方式,因而只要有利于我的目标,我什么都做,视跨界如常态”,黃泓翔在一篇文章中这么写道。

founder说-图片_副本.jpg
《中南对话》

黃泓翔说,哥大的SIPA本身就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在那里,有各种名人的后代、政府部门的官员。而黃泓翔身边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背景领域的同学也都十分优秀:有拿着巨额年薪的华尔街律师、麦肯锡的咨询顾问、非洲NGO的创始人和总负责人、服务于生态旅游业的工作人员、以终结世界的贫穷为理想的男孩、在美国创办自己的NGO的女孩……“他们知道自己的人生激情在哪里,勇于寻找一种有意思且有意义的人生”,在黃泓翔看来,哥大的“有趣”并不在于学校的课程——是哥大这帮有趣的人,构成了黃泓翔选择哥大的理由。

“我并不认为他们中的部分人从华尔街投行和咨询公司跳出来,改行做收入较低的工作是一种牺牲”,黃泓翔说道,“不管是改行关注健康领域,还是选择做NGO,他们舍弃的可能是高薪厚职,但换来的是更有意义和价值的人生。”在哥大的MPA项目,每一位学生都被教导要用实际行动解决问题,并且要持之以恒,或许也是这样的信念让他们退出了大多数同学们挤破头想去的地方,用自己的专长和经验去解决一些真正的问题,做一些自己在乎的事情,并从中获得快乐。

IMG_4728.JPG
非洲见闻

在与哥大老师和同学们的相处和交流中,黃泓翔受到了很大的启发。“很庆幸遇到他们,验证了对选择前方的期待。很庆幸遇到了他们,知道什么东西才是值得追求的。知道怎么样才可以一点点都不浪费自己的生命。”在一次与一位来自厄瓜多尔的同学的谈话中,黃泓翔燃起了到南美做学术课题的兴趣,于是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申请学校的资助,以获得在厄瓜多尔做田野调研的机会。虽说努力总会有回报,但黃泓翔到厄瓜多尔调研中国水电项目的方案还是落选了。

反思过后,黃泓翔认为落选的原因在于自身缺乏有说服力的经历和背景,可一开始没有人给你机会,又如何积累经历呢?于是黃泓翔决定自己创造机会——自费到厄瓜多尔做调研,题目是中国企业在厄瓜多尔的环境影响。初次来到厄瓜多尔的黃泓翔在老师和同学们,以及本地人和当地华人的帮助和支持下完成了采访和调研。谈起在南美调查亚马逊野生动物走私网络和生态保护的经历,黃泓翔说,他当时做的只是一名普通记者应该做的事情,这当中并没有被夸大的“惊心动魄”,更没有什么“当地人的阻拦和被报复的危险”。“要说这其中有什么危险,大概也就是在丛林里走着走着,树上突然挂下一条蛇吧”,黃泓翔回忆起这段经时,语气显得特别平淡,“现在看来,那段经历也没什么特别值得说的。”

53223.jpeg
黃泓翔在南美大地(黄泓翔/图)

从南美回到纽约,黃泓翔将自己的见闻以文字的形式发表在《南方周末》,为国人揭示了海外中资企业的真实形象。“这篇文章,为我打开了许多大门”,从此,黃泓翔被许多类似的项目成功录取,也得到了许多组织的邀请,得到参与项目的机会。黃泓翔说,“哪有什么项目,如果想要做什么,去做就是了,所有的人都会帮助你,所有的成果都会随着你追求卓越而向你靠近。那么,项目就在你手上,你眼前,你脚下。”自此,黃泓翔开始赴南美洲、非洲各个国家调研中国海外投资遇到的种种经营、劳工、环境方面的挑战。

53221.jpeg
热带雨林中,一处石油作业区的场景,村落旁边安卧着石油管道。(黄泓翔/图)

经过了多个项目和调研的积累,2014年4月,黃泓翔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建立起了历史上第一家由中国青年在非洲成立的关注中非关系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企业。中南屋是一个帮助中国人走进非洲,推动中国在非洲投资可持续发展的平台。中南屋的小伙伴们一方面研究中国海外投资遇到的经营问题,劳工问题,环境问题等与企业可持续发展息息相关的话题,另一方面为想走进非洲、融入非洲的中国企业与个人提供项目对接、前期调研、考察落地、战略制定、企业社会责任项目设计等服务。中南屋同时是一个“中国人在非洲”的社区,是一个帮助中国人融入当地,链接非洲资源,最终更好地与非洲共同发展的孵化器。但是更深呢?它是一个宏大计划的基础:

它可以与国内合作,让那些“中国在非洲投资”的研究项目接地气;它可以帮助建立在非洲的中国智库和非洲的人才基地;中南屋的人可以变成媒体内容的生产者;中南屋甚至可以成为国内机构在非洲的联络点,中国民间外交的枢纽,中国海外志愿者的平台。

ATC决赛结束学生获得培训证书合影_meitu_1-1024x682-1024x425.jpg
ATC决赛结束学生获得培训证书合影

如今,中南屋关注的一个重点是青年交流。他们希望通过一些交流和短期的培训、实习项目,把对非洲感兴趣的中国青年人才引荐到非洲各国,推动中国和非洲青年双方互动。鉴于中国人才的实际状况,中南屋采取长短人员相结合的模式运作,既有长期人员为项目提供监督指导和资源支持,也大量发挥高水平但是在非洲时间不长(数个月到一年)的青年精英的贡献。

这种完成某具体项目即离开的精英工作人员称为fellow,中南屋成立至今已经有超过六十名fellow,他们多来自国内外顶级名校如北大、哥大等,今天遍布世界各地。除此之外,中南屋还提供短期的实习或体验营,帮助短期实习生和志愿者对接非洲当地NGO、企业、银行等机构。在不久的将来,中南屋还将设计出以野生动物保护或非洲文化探究等各方面主题的青年体验线路,让中国青年有更多机会认识真正的非洲。在黄泓翔看来,这些项目可以带给中国学子的财富,就如同当年厄瓜多尔调研之行带给他本人的一样:未来无限的机会与可能。

20140413-_LIN2183.jpg
中南屋的小伙伴们

或许不少人对非洲有这样那样的刻板印象:天气炎热、生活条件落后、交通不便、科技不发达等等,这些或许也是让中国青年对非洲望而却步的原因。黃泓翔却说,在非洲的生活其实并没有比在美国、中国差到哪里去。“大部分的中国人根本不了解非洲的真实生活,他们也分不清非洲的53个国家和6个地区”,黃泓翔补充道,“或许在非洲购物不如在中国便利,但我认为不存在哪国的生活比较优越的问题。”说到非洲的安全问题,黃泓翔解释,非洲其实远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到非洲实习、交流的人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看成勇者。“从功利的目的来讲,每个人都想提升自己的阅历,有比较出色的背景,因此来非洲工作是中国青年很好的一个选择。”在黃泓翔看来,短期的支教和志愿者经历更多的是个人的体验和收获,没有必要拔高到无私奉献的高度。而对媒体的渲染和褒扬,黃泓翔看得很淡也很透彻,他希望能有更多具备国际化视野的中国年轻人来非洲,将正确的普世理解宣扬开去。

20140330-_LIN1968.jpg
中南屋的小伙伴们

黃泓翔在文章中写道,“过去的两年是我目前为止最快乐的时光,我一点都不理解为什么在非洲、南美的中国人那么多觉得当地不好,‘落后’,在我看来,那些地方实在是好得不得了。”而对那些在世界各地的留学生,黃泓翔总会告诉他们,“去南美吧,去非洲吧”,中国的年轻人应该要让自己沉浸在“中国走出去”的大潮中,卷起时代的洪流,在追寻自己向往的、有意义的人生中实现价值。


采编:今日看点记者 邱悦

图片由黃泓翔及中南屋提供

评论(0)

游客

没有更多评论了